积极怠惰克里斯

泥嚎,这儿克里斯。
自我介绍的话,吃双黑、新荒、今鸣、楚路、Newtmas还有Dylmas、贱虫等等。最宝贝儿的是中也和荒北。
喜欢深夜搓着手打文,文笔垃垃圾圾,学生党也更得慢。
希望自己能越来越好叭!
没了。

关于昊然底迪x昊然解解 秦风x秦小凤的问题

现在写得有点剧情苦手,不知道各位觉得小凤是真·女孩子还是女装大佬比较好?
在性别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请求各位回答一下www在线等急。

秦风x秦小凤 【昊然底迪x昊然解解】

昊然底迪x昊然解解
秦风x秦小凤
这是先写的第一段,自己觉得挺有意思,有人看的话就继续写啦
时隔大半年再一次发文,心有余而力不足

秦风是在半夜一点钟回到酒店的。
唐仁自然是要发表他的感想的,什么成功是他唐仁的功劳,秦风打下手打得不错再接再厉之类。在乍一看凶手自杀,他们还救了一个被害人的情况下,他们确实算立了一功。
虽说真正的案情仍扑朔迷离,且他们也破坏了公共秩序,干扰了破案,但对倒霉的唐人街神探组合来说,已足够好了。美国警方很不干脆地承认了两人再案件中起到的正面作用,帮助二人尽快办理了转东京的机票。
拖着颓累身体,下了飞机,秦风终于能在东京的酒店睡个香。
不怪他,破案所需的极度精神集中加上美国飞日本的时差,再说他终究还只是个少年,现在也该累了。秦风把房卡往口袋里一塞,确定门关严了后便倒在了床上,袜子也没脱,衣服扣子也没解,就那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清早醒来,秦风发现自己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了个小护士,腿挺长的,腰挺细,蹬着小高跟,还挺好看的,开始是个背影,看不清脸,秦风不知为何追了上去,这护士莫名地眼熟。
谁知转头那小护士竟有着与自己相似的眉眼,淡淡地化着妆,眼尾有些媚气地挑着,嘴唇是很饱满的红,不是艳红,是很水润的颜色,漾着笑意。
秦风没想过自己化个妆还能成这个样子,其实五官实在没有改变,就是化了妆,其他的也没变,就是整个儿地套上了个护士装,还不过膝,有点妩媚。
接着那小护士就在他面前走了过去,留着不过肩的短发,好像擦过了秦风的脸颊。那小护士踏着高跟很利落,背影一半是属于男性的高大,一半是护士裙带来的属于女性的柔美,怪怪的安在一起。
秦风打了个寒颤。自己在医院穿护士装的时候没照镜子,当时光顾着笑唐仁和宋义了,也没注意到自己是啥样子,大概也不会是这样吧。
媚成那样,算了吧。

刚站起来,秦风就觉着屋里不对劲。扫了两眼,拖鞋有人穿走了,再扫两眼,衣柜门是掩着的。
身体比脑子更快地感到危机,脊梁一寒,秦风脑子里将所有可能埋伏着置他们于死地的人都过了一遍,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挑在清晨四五点的时候躲在他们衣柜里。
思考了无解索性直探真相,不管是真有人还是自己想错了,秦风抄着床头柜上的电视遥控器一把拉开衣柜门,里头倒真有个人。
不算生人也不算熟人,秦风见了那人脸,猛的一愣,那人往回缩了缩,没了动静,很老实的样子。
别真甜蜜蜜吧。秦风也没管什么“梦见的就是你”,用遥控器指着那人的头。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秦小凤。”
“......谁?”
“秦,秦小凤。”






双黑 pocky game

双黑 pocky game

同班男生的梗,以征求同意使用。
嗯然后那个小直男就被我的文羞去睡觉了。真.可爱w。
ooc注意,小甜饼子大家吃好喝好
【依旧不要脸求心心求关注求评论】
心心过25了下次我继续甜甜甜!【不过就算没过也不会写刀w......】


太宰咬了饼干一头,笑着望眼中也。
“来嘛?”“......死青花鱼太宰,就玩一次。”
中也狠狠咬着饼干另一头,犬牙轻轻磨动饼干上巧克力的涂层局促不安地看着面前那人。
“就一次。”
看中也紧张着,太宰倒是冷静极了。不愧是太宰,中也绯红的脸颊、躲闪着的湛蓝眼眸都似乎没能给他造成影响。只见太宰身体前倾,轻巧扣着小矮子纤细手腕,咔哧咔哧几下咬断pocky吞吃入腹,然后把中也按在对面椅背上亲了下去。
“噫噫噫噫!死青花鱼你在干什么!”被吻着自然而然露出惊恐神色的中也尽力伸展着手脚去踹开面前太宰却浑身乏力,只得狠狠想着等会搞死这人。
没承想太宰的唇舌功夫不仅在说话上有所体现,此时更是了得。中也迷离注视着自己爱上的这双暧昧双眼,脑子里想搞死这人的想法越来越稀薄,直至随意志一起差不多快消散。
因为有些缺氧,身上人又比自己高出不少,中也手指无意识攀着太宰后背脊梁骨往上一路到他脖颈,狠命掐着让他松开嘴。
“哈......中也不想要?”中也狠狠一拳打上太宰胸口却是软绵绵的没用上几分力,倒像是在撒娇了。太宰一把抓着他手腕,再度拿一根饼干塞人嘴里两三秒啃完。
于是这一对吃pocky的流程就开始莫名其妙了,一整包pocky全都到了太宰的胃里,而中也换来的是面色潮红嘴唇发肿以及一颗想杀了太宰的心。
“好的pocky game,也就是本届校运会特别赛事,优胜者是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讲台上敦和芥川笑嘻嘻拿着奖杯朝众人示意。“然后......最莫名其妙奖,颁发给我们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
还还还还有这种奖?中也直到坐上车还是脸色不满地看着怀里形状扭扭曲曲像是校长家孩子爱丽丝涂鸦似的奖杯。
“有奖就好啦......没奖也无所谓,小矮子蛞蝓”太宰咕哝着靠上中也肩膀安稳揽着他手臂沉沉进入梦乡。
中也刚想推开这大脑袋,想了想又放下了手。
算了吧。让这人放纵一回。中也别扭摊开小说,左手翻页,右手轻抓着太宰左手细长指节。
......下次搞死这个青花鱼。中也如是想着,却是将手攥得越发紧了。


女学生A:放眼全校,也就中也同学自己觉得他和太宰不是在谈恋爱吧?
女学生B:【沉思】还有太宰本人。
忽然凑过来的敦:嗯嗯嗯?中也前辈在和太宰前辈谈恋爱?不会吧?我和芥川之前——
芥川:【拎着敦领子】你们聊,我先让他闭嘴。
女学生们:喵喵喵喵喵?





双黑 短篇 小日常w

双黑 短篇

深夜文,继续略ooc,双黑太可爱了w
【不要脸求心心还有关注是最棒的哟!】

天色越来越昏暗地坠落下来,横滨的天渗透着微微的酒红,随即是紫红,浅黑,尔后,那丝绒似的黑就整个地罩了下来。
中原中也站在港口船只前,看着雇佣的工人来来往往把货物一批一批卸上岸,中也随着阳光消散仰起了头,眯眼注视着漫延着的莽莽星海—是夜了。
他微点了点头,让下属代替自己监督着,提早走上了从港口回家的路。
然后拐了个弯儿轻车熟路地逛菜场上拎了袋鱼上楼。
“混蛋太宰,晚上吃咖喱和鱼片。”“中也啊,这两个一起吃很怪吧,不如我们开一瓶你柜里的那个什么—”“那个叫拉菲,还有不要动很贵的!”中也凶巴巴吼了那边趴着看书的爱人,踱过去亲口他额头,换了鞋轻巧步入厨房。
太宰仰着头静听那头哐当哐当拿锅铲,骂骂咧咧把鱼丢案板上的声音,舒坦换了个姿势趴沙发上,享受着此刻的温馨,即使恋爱的对方是个骂骂咧咧态度极差的小矮子。
但还是很可爱的—太宰轻勾起唇角。笑眯眯等着爱人的拿手菜上桌。
晚上的菜虽然分开来看都完美得不行,但合在一起却风味独特得不行。特别是结尾端上来的虾米冬瓜汤浇在咖喱饭上,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两人饭饱后并排坐在沙发上,太宰硬要玩什么膝枕,中也只得由着他躺自己大腿上浑身僵硬。
“中也,我们开了那个拉菲来庆祝—”“不行。”中也冷着脸俯身亲了口太宰,作为条件拒绝了他。
“中也那我们能去海边钓鲨鱼嘛—”“不行,话说太宰你只是想要亲吧。”“被中也发现了—”中也恼羞成怒借着优势一枕头捂太宰脸上,任着他夸张地呜呜叫出声。
过了会,太宰忽然不动了,中也略担心地松开枕头,却被忽然扑起的太宰压个正着。
两人打闹了个半小时,最终中也借着体术一流的优势笑嘻嘻骑在太宰身上,好心情地俯身下来指尖戳他脸上假装轻蔑地笑着。
太宰偏过头一根一根舔着他指尖,手指一路往上拉住他脖颈厮磨上中也鬓间。
然后他忽然停下了。
中也轻喘着,绯红着脸睁开微眯的眼。“怎么了?”
“噢中也,你头发上刚沾了点灰尘我帮你扫下来了—”“......算了你可以闭嘴了太宰。”
结果今晚太宰呜咽着,背对着气鼓鼓的爱人搂着被子在沙发上凑合了大半夜。
“中也我们来—”“......算了你上来吧。”“我就知道中也—”“大晚上的安静点。”



哈哈哈哈活该太宰!
嗯然后之后就是限制—级了。
有点文的太太嘛w?双黑的啥题材都行!


双黑 酒后乱性 短篇

双黑 可能短篇儿 酒后乱性w

略ooc 大晚上听耽美剧忽然开始打双黑文,我可能是个假人了。
【忽然不要脸地求评论点红心心还有求关注】

喜欢你很久了。
这是太宰昨晚喝酒时说的话。他微偏着头,碎发散乱在额际,眼睛是一直以来的戏谑神色,酒杯轻轻在指间摇晃。
中原中也,我喜欢你很久了。
啊啊......这家伙果然擅长操纵人心,都怪自己乱了心智。中原中也紧拥着抱枕,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扯着流苏闷闷地想着。
还想着和他商量一下黑手党和侦探社之间地盘的权益问题,结果这人还是老不正经的,一边胡扯自杀的手段一边给自己倒酒.....
结果就醉了,然后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虽然这个青花鱼告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但是告白完后不恶心巴拉的粘过来说什么超喜欢你的之类的还真是少见。
结果现在是什么回事啊!体术一流的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同志忿忿不平地掀开了被子,颤抖着双腿给自己倒了杯水,试着恢复到以往的平静。
“嗯......早?”抱枕准确地砸上了床上人的脑门上。“早什么混蛋太宰!昨晚你干了什么!”
“诶呀中也,早上起来精力很旺盛啊。要不我们出去吃早餐,我知道那边有个早餐铺子很棒的哟—”“吃什么早餐啊!你给我解释一下我这一身什么东西!”“这是我留给中也的痕迹,中也不觉得很开心吗?”
无言扣上最上一颗扣子把脖颈遮掩上,中也在太宰的无赖话语中拍拍帽檐扣上礼帽,让自己无视腰脊疼痛扣上皮带,再忽略过指尖咬痕戴上手套。
“中也果然很喜欢这些痕迹呢,下次再留多一点吧。”“不要得寸进尺啊你,”被中也冷声警告后,太宰倒是不害臊地下床揽住爱人腰嘻嘻笑着找打。
每天早上都要被中也嫌弃一通呢,都习惯了。太宰笑嘻嘻地吧唧在面前人脸上亲上一口,在被抽之前哼着小曲儿躲开。
多亏太宰,两人磨蹭了一个小时才走出中也家门,太宰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中也时不时回应任着他天马行空脑海自杀以及捉弄社里的国木田。
“......我说混蛋太宰,以后你不要再灌我酒了。”“不要,中也红着脸求我不要走然后自己三两下脱掉衣服躺床上这些的还是比较方便。”“算了闭嘴吧你。”
和爱人吃完早餐后,各自奔往工作地点,时不时地晚上喝酒借着酒劲乱来一把—真是美好的生活。
中也看着着那人纤长清秀身影,如是想。








自戏

之前用过的戏 脑洞打开
戏渣可喷
应聘公安的痕迹鉴定科长时的一篇戏

刑侦 痕迹鉴定

用指尖从口袋里勾出一只乳胶手套,把它撑开戴上,略微地把褶皱理平整后戴另一只。注意到略微卷起的袖口,皱了皱眉,听到远处传来叫自己的声音时放弃整理袖口,向招手让自己过来的刑侦队长走去。
“如你所见,这次的碎尸案是在这片荒地发生的。离城市远,无人问津但一旁有公路,大面积的荒草掩盖了一些本该留在泥土上的痕迹。所留下的,只有泥地上车痕和杂乱的脚印。”刑侦队长单手托腮,描述着现场的情况。
“死者被凶手切成八块,经过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在昨天下午四点左右,死者先被勒死后被分尸,凶手把尸块和衣物装进袋子,放在几棵枯木边。而发现尸体的是一个路过的农民,大概昨天下午六点。”
四点啊。望向略有些灰暗的天空,套上鞋套,掀起围着抛尸现场的黄黑色警戒线。
踏在枯黄的草上,弯腰低头去看前方泥地留下的足迹。“凶手在到达这里之前杀了她”侧头触碰鞋印旁的泥土,捻了捻手指,泥土细碎地落下。“而且凶手有两个。”刑侦队长皱着眉:“去的鞋印有两双,回来的鞋印只有一双,且鞋印杂乱无章,装尸块袋子中衣物里的鞋也与鞋印相符。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两人打斗,一人误杀后将对方分尸。而且枯草上溅的血是死者的血”
“不”站起来看了看现场,眯着眼将车轮印子也收进眼中。“往枯木方向的鞋印中,属于死者的那双鞋印过轻,与死者体重不符。”
低头看了看足迹“往车的方向的凶手的足迹比抛尸前的足迹深一些,且前端较深,这是凶手背了东西,重心向前的表现。而且抛完尸后的足迹间距较小,凶手可能背的是像人一样的重物。”
“综合分析下来,凶手有两个人,一个人穿着死者的鞋。他们杀完人分尸后伪造两人争执的假象,并人为在死者身上制造伤口以增加打斗的真实性。在袋子中再把鞋子放好,一人背着另一人上车逃离。”
眼睛微眯,低头看草上的血迹“这血迹并不是打斗时形成的喷溅型血迹,而是自然滴落形成的。”
掀起警戒线,扯了扯卷起来的袖子,重新露出笑容。“那么我们今晚吃什么呢?”




自戏

已经用过的戏 上传上来看看w
戏渣勿喷
皮还是狮子 男孩子
罚戏

死亡戏
昏昏沉沉地从梦中醒来,想到自己好像睡前忘了吃什么,昏昏沉沉地想了一想,好像是感冒药。
“兽医叮嘱过要吃药啊,要不感冒好不了。”
化成人形伸手去拿桌上的药瓶,看着全是小动物的宠物店大厅,自己果然应该改一下喜欢在沙发上睡觉的毛病,揉一揉睡得昏昏沉沉的脑袋,咕噜把药片吞下,愉快地思考着明天的早饭问题。
吞下药片躺下一会,忽然感觉有什么不适,本想自我嘲笑一下身体素质的下降,只是感冒就这样,却发现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化成兽形也无计可施。
这样下去会死的吧。虽然不知道为何,但这样死太冤了。试着踏在地板上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黄棕色的爪子变得无比模糊。不行!慌张地想叫出声却只是张了张嘴巴,把自己前爪咬得血肉模糊却已经消失了知觉。
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双眼瞳孔恐惧地放大,想像着第二天自己被发现时的死状,身体试图动一动以让别人发现自己却只能微弱地呼吸还有动一动嘴巴。
经过挣扎,终于放弃了,倒在桌前,嘲笑着自己身为狮子却如此狼狈。在眼睛合上之际,化成人形伸手抓下药瓶。
这好像是人类吃的安定片啊。
想到自己刚刚偷喝了点冰箱里的酒,无奈地笑了笑。
果真不该乱吃东西呢。狮子谨慎的本性都忘光了吗!如是疲惫地揶揄自己。
仿佛悬空地看到了奄奄一息的自己,在这种时候思维忽然变得清晰起来,脑海里不详地出现了回光返照这个词。终于冷静下来思考,眼前却好像没有像走马灯似的浮现之前的一生,浮现的只有儿时在人类家庭度过的短暂时光与刚吃过的晚饭。
任由眼睛闭上,耳边响起人类家庭里小女孩抱着自己唱的歌谣。微弱地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只能模仿她之前的口型。
晚安呢。







自戏

莫名喜欢写戏 这个戏已经用过了,喜欢的可以当参考w
戏渣勿喷
皮是宠物店的狮子 男孩子

死亡戏


半夜,看一地毛茸茸小猫睡着以后偷偷抬抬眼,悄悄起身去沙发后面摸出一个纸包。“宠物店门禁不严呀。”感叹着自己的小聪明,轻轻把纸包打开,掏出两瓶酒。缓缓地看着瓶身粗糙的包装设计,在月光下辨认着依稀的羚羊图案。轻叹一口气后啪一声撬开瓶盖。
似乎酒劲有点大,半瓶酒下肚后竟然有点晕了。怎么才离开草原一会,身体就变差了?赌气地再灌一口,摇摇晃晃移到窗台边上看着城市晃眼的灯火,不由得趴在窗台上,危险地往下探出头。
草原还好吗?狮群是否还生机勃勃?草原的冬天,草都枯黄着耷拉下来,食物也一定很难找。还好快要到春天了,斑马群也一定会活跃起来......明知道在被收养,再到宠物店来已经离草原相隔万里,还是不死心地继续探出头,试着望见飘渺的萤火。
再灌了一瓶酒下去,神智已经不太清醒了,摇摇晃晃的似乎快要跌倒。
扭头向窗外望去,一点点星光透进来,仿佛草原上随处可见的小萤火虫。跌跌撞撞地向窗外探出头,仰起脸,身体下落的感觉骤然传来。
鲜血在身体周围漫延,支撑不了只能变回原形。
好疼啊。
似乎又听见了草原某处的狂号声,几头大象急奔而来,躲在草丛里的妈妈躲闪不及反而被大象碾轧而过,从远处奔来,舔舐她的脸颊也没有任何作用。
爸爸在狮王的争夺中被打败,慌乱中陷入沼泽,不再有反扑的机会。
血依旧在漫延着。
才想起来,狮群早已灭亡。


继续功田

非正式会谈 同人
功田
于是我继续脱离角色本身qwq



“那我要一份那个套餐吧”功必扬抬头指着展示牌的一个汉堡套餐,对身边的田园皓说。录影刚结束,他们俩就单独跑出来吃点快餐。“好饿啊,早知道中间休息的时候就吃点东西。”田田一边抱怨,一边踮起脚来看扬扬所指的套餐。
田田好像是矮了一点,前面的人又太高了,他便不自主地撑在扬扬肩膀上,试着往前面凑一凑。
扬扬不作声地往右侧了侧脸,看到那人努力地踮脚,嘻嘻地吧唧亲了一口。
忽然被亲的田田顿时脸红得冒泡。往右看一眼笑嘻嘻的罪魁祸首,更是觉得羞耻极了。
人在气急之下是会变蠢的,我们的田原皓小可爱证明了这点。两秒过后,扬扬便脸红地蹲在了地上。
“你干嘛呢!”“你先亲我也亲,怎么了!”
于是两人并没有好好吃饭而是亲了一晚上。




现充现充都再见吧【哭唧唧】

功田cp 不想吃狗粮又自己产系列

非正式会谈 同人
功田
继续功田qwq


功必扬最近心情还不错。
田原皓托着腮如是想。他昨晚和自己去吃了宵夜,回来的时候和自己去广场看了烟花表演。在烟花一刹那的映照下,他好像笑嘻嘻的。
现在他好像也心情挺好。正好是录制间的休息时间,扬扬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好像是咖啡的热饮,和yoyo聊着天。
察觉到田田的目光投向自己,扬扬向yoyo摆了摆手停止了谈话,向田田走了过来。
“你喝的是什么啊。”为了展开话题,田田把重心向后移让椅子往后,抛出无关紧要的话。
还没得到回应,嘴里瞬间感觉到糖分的味道,眼前人抬起头笑着走回去和yoyo谈话,留下田田一人脸红得发烫。
直接说就好了嘛,亲什么亲。田田气鼓鼓地把椅子移前,心不在焉地刷起微博。
同时有点震惊的还有莫名其妙吃一嘴狗粮的yoyo桑。



于是短打,一天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