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怠惰克里斯

泥嚎,这儿克里斯。
自我介绍的话,吃双黑、新荒、今鸣、楚路、Newtmas还有Dylmas、贱虫等等。最宝贝儿的是中也和荒北。
喜欢深夜搓着手打文,文笔垃垃圾圾,学生党也更得慢。
希望自己能越来越好叭!
没了。

自戏

之前用过的戏 脑洞打开
戏渣可喷
应聘公安的痕迹鉴定科长时的一篇戏

刑侦 痕迹鉴定

用指尖从口袋里勾出一只乳胶手套,把它撑开戴上,略微地把褶皱理平整后戴另一只。注意到略微卷起的袖口,皱了皱眉,听到远处传来叫自己的声音时放弃整理袖口,向招手让自己过来的刑侦队长走去。
“如你所见,这次的碎尸案是在这片荒地发生的。离城市远,无人问津但一旁有公路,大面积的荒草掩盖了一些本该留在泥土上的痕迹。所留下的,只有泥地上车痕和杂乱的脚印。”刑侦队长单手托腮,描述着现场的情况。
“死者被凶手切成八块,经过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在昨天下午四点左右,死者先被勒死后被分尸,凶手把尸块和衣物装进袋子,放在几棵枯木边。而发现尸体的是一个路过的农民,大概昨天下午六点。”
四点啊。望向略有些灰暗的天空,套上鞋套,掀起围着抛尸现场的黄黑色警戒线。
踏在枯黄的草上,弯腰低头去看前方泥地留下的足迹。“凶手在到达这里之前杀了她”侧头触碰鞋印旁的泥土,捻了捻手指,泥土细碎地落下。“而且凶手有两个。”刑侦队长皱着眉:“去的鞋印有两双,回来的鞋印只有一双,且鞋印杂乱无章,装尸块袋子中衣物里的鞋也与鞋印相符。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两人打斗,一人误杀后将对方分尸。而且枯草上溅的血是死者的血”
“不”站起来看了看现场,眯着眼将车轮印子也收进眼中。“往枯木方向的鞋印中,属于死者的那双鞋印过轻,与死者体重不符。”
低头看了看足迹“往车的方向的凶手的足迹比抛尸前的足迹深一些,且前端较深,这是凶手背了东西,重心向前的表现。而且抛完尸后的足迹间距较小,凶手可能背的是像人一样的重物。”
“综合分析下来,凶手有两个人,一个人穿着死者的鞋。他们杀完人分尸后伪造两人争执的假象,并人为在死者身上制造伤口以增加打斗的真实性。在袋子中再把鞋子放好,一人背着另一人上车逃离。”
眼睛微眯,低头看草上的血迹“这血迹并不是打斗时形成的喷溅型血迹,而是自然滴落形成的。”
掀起警戒线,扯了扯卷起来的袖子,重新露出笑容。“那么我们今晚吃什么呢?”




评论

热度(5)